第五十四章 最大的收成!

进步身体素质,简练资质有两种办法,一种是修炼古武秘籍,通过很多的练习,用经脉内的内力缓慢温养肉身,别的一种则是凭借外部力气!关于身体软弱的人类而言,天生就力大无比,乃至具有各项异能的凶兽蛮兽的肉身就强壮得多了,而畅饮它们的鲜血,凭借他们体内的血脉之力淬炼本身,便是一种锻炼肉身的办法!可是这种办法苦楚无比,张昆之前只是用手掌吸入精血就痛得要命了,更不要说直接经由嗓子,吞咽入肚!那苦楚的味道必定是增加数倍!不过这样的作用确是最终的,张昆想都没有想,便一仰脖子喝下一整药瓶的鲜血,那都是从雷鸣猿猴身上提炼出来的精血。张昆现在披着简易做成的猿毛大衣,蜷缩在地上,喝下精血之后的张昆身体歪曲到了极点,剧烈的苦楚从他身体的遍地传递了过来,张昆不由得想要吐出精血,但坚韧的毅力却限制住了身体天性的反响!一大口鲜血咽入体内之后,张昆感触到的苦楚更是加倍,不时从嗓子中发泄出一阵阵嘶吼,却怎样也缓解不了身体的苦楚,苦楚到张昆在地面上满地打滚!张昆不知道畅饮凶兽鲜血是多么恐惧的一件工作,他本该寻觅一些草药中和缓解一下精血里的烈性成分的,但他却不知道这一点,因而他只能只是凭着自己的坚强毅力坚持下去。“啊啊!”张昆的惨叫连续不断地响了起来,比雷鸣猿猴被杀死时的叫声还要凄厉!此刻他的体内很多逸散在四肢百骸内的元气,在精血力气的压榨之下不由地会聚到了一同。张昆拼着最终一丝清醒的毅力,一向运转着昆玉篇章,他的身体血肉在苦楚之中不断吞噬着精血傍边蕴含着的恐惧力气,不断地发生着蜕变!总算尖利的苦楚让张昆忽然昏迷了曩昔,他再也感触不到苦楚了,但他体内的改变却没有停下来,他的肌肉和经脉无时不刻不再变强,体内的元气翻滚奔腾如同在寻觅一个归宿和出口。…五天曩昔了,一声声高雅婉转动听的鸟叫声响了起来,晨光微露,秘境迎来了另一个早晨,张昆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人畜无害的小鸟在眼前蹦跶,急速一翻身坐了起来。此刻张昆的身体上满是污泥,那是他身体的杂质,被精血改造后的身体比之前纯洁多了,一起杂质的含量也是极具削减,修炼起来愈加敏捷!“我这是怎样了?”张昆思考着,他的认识停留在了五天之前,慢慢地苦楚的回想才涌上心头,对了自己饮用鲜血预备打破!急速看向自己的身体,张昆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光秃秃的,之前和凶兽搏杀不小心留下的伤痕都直接愈合了,乃至没有留下一点疤痕。更为奇特的是自己的身体强度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强壮程度,张昆也不知道到底有多么恐惧的境地,没有战役查验,张昆也无法判别自己达到了什么境地!但这还不是这一次冒险的最大收成,张昆惊讶地发现在自己的脐下一寸五分,任脉气海**他的元气全都会聚在了此处,气海拓荒,黄级已成!一脸惊喜地看着自己身体的蜕变,张昆满脸的惊喜,感触着身体的汹涌的力气,心底一阵激动,此刻的张昆豪气万丈,右手握拳遒劲的手臂带起庞然力气,一拳炮击在一颗大树上。“轰!”如同被暴风挂过一般,大树的枝叶纷繁落下,树干上猛然呈现一个拳头大的洼陷,而且从中向外散发着裂纹向着五湖四海龟裂而去!“黄级后期的力气!”张昆赞叹道:“没有运用任何元气的增幅,我的肉身便有黄级后期的强度!”感触着自己现在朴实的身体力气,他都不敢幻想自己在运用了黄级水准的元气之后,实力会暴涨到一个什么境地?看了一眼碎裂的大树,张昆忽然有了一个斗胆的主意,丹殿秘境中凶兽们的末日要到了!“体内的精血还不必定全都吸收完了。”张昆理解以自己之前身体的强度,是不可能彻底接受一只相当于人类玄级实力的凶兽的悉数血脉之力的。现在自己的身体被改造到这个境地,张昆仍是不满意,他持续寻觅药材炼制丹药,协助自己进一步吸收精血力气,张昆不知道的是,寻常凶兽的血液恐怕都算不上精血!但在这儿,丹殿所属的秘境之中,空气之中的灵力含量几乎爆表,遍地都是爱惜药草,那些兽类也都是吃着这些药材长大的,远比外界强壮的一起,他们的血肉更是大补之物!现在自己的进阶速度快得就如同是坐了火箭一般,这都得益于这儿丰厚的六合之力,在这儿呆过之后,张昆都不想在回到他原本的国际了。和这儿比前来,张昆都乃至置疑,那儿是不是原本就不合适修炼?若是自己出世在这儿,恐怕天然成长到十四岁就有黄级玄级的实力了吧?那些丰厚无比的六合灵气,如同无时不刻不往张昆身体里边钻是的,乃至都不需要他自动去吸收,在这儿呆着就不断地得到进步。“也该去寻觅一下秘境要求的五种药材了。”张昆暗自忖度着,尽管镜域之主没有给自己设定试炼的时刻,但恐怕这儿也不是能够让自己呆下去的。从镜域之主问自己讨要价值来了,他敞开并保持秘境必定是有所损耗的。说不定自己在这儿面待得越久,那镜域的存亡查核就越发地提早!尽管张昆感觉自己的实力是空前的强壮,可是和那些练气士比起来仍是差得远了,哪怕是练气层次之中最为初级的练气阶段,也能够挥挥手就把自己给灭掉。更不用说昆玉篇章所记载着的那些更后边的境地,况且昆玉篇章还十分谦善地写自己不过是人阶功法,在它之上还有地阶和天阶存在,张昆都无法幻想那些是多么的境地!光是公孙阳炎就足以让他心悸的了,即使公孙阳炎表现地比较温文,张昆仍是偶尔能够从他的举手投足之中感触到可怕的力气。因而张昆一点点不敢有一丝丝的自负自豪之心,远的就别说了,自己本想和凶兽正面一对对对决的,成果雷鸣猿猴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自己还打得有些惊险,看来自己的实力还有待进步!已然回到了刚进入秘境的当地,张昆也没计划再走回去,不如就沿着现在的这个方向持续探究下去,横竖森林很大,走哪里都是没头苍蝇瞎散步。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张昆一向想找个当地清洗一下自己身上的淤泥杂质,总算他听到一阵水声,急速认准那个方向走了上去。顷刻之后,张昆便发现公然森林深处有一滩湖水,湖畔更是摇曳着奇树异草,张昆一眼就看到了其间的一株荣草!张昆也算是饱读药书了,闻名药典《中山经》记载:“鼓镫之山有草焉,名曰荣草,其叶如柳,其本如鸡卵,食之已风”这正是秘境所要求的五种草药之一。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不过想要好好地泡个澡,寻觅湖泊就找到了这株生长在湖边的荣草。已然荣草就长在这儿,又不会跑,张昆也不急着吧它收入囊中,自己身上脏兮兮地奇痒无比,先洗个澡才是正事!脱光光张昆一头窜入水中。“吼!”就在此刻一声吼怒响起在张昆耳畔!

View Comments
Published by
4月 ago